荷欧波诺波诺 - 中国官方网站   |   联系我们 

零极限生活

零极限

Ho'oponopono

零极限
美好生活
  
修蓝博士:吃任何东西前,我会说这两句话
来源:《零极限》 | 作者:乔·维泰利 | 发布时间: 2018-10-25 | 52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有个星期一的晚上,修·蓝博士想吃点东西。


在我居住的小镇,这里的周末,每个人都忙着招呼游客,所以大部分的店都会在星期一关门休息。


我能想到的店中只有一家还在营业——一家叫“汉堡粮仓”的速食连锁店。


我猜想修·蓝博士并不想吃这样的垃圾食品,所以我原本不想跟他提这个地方。


再加上我生活形态和饮食习惯的改变,我甚至不敢开车靠近速食店。但我还是忍不住跟修·蓝博士说了一下。


“汉堡听来很棒啊!”他说道,显然很兴奋。

“你确定?”我问。

“当然啊!我爱美味的汉堡。”


我们开车到了速食店,停好车,进去坐下来。那里的菜单上自然没有太多健康食物可供选择。


“我要一个双层肉、双份奶酪的汉堡,要用白面包。” 修·蓝博士点了餐。


真让我目瞪口呆。在我看来,那是会造成心脏病发的食物啊。


肉、奶酪,还有白面包?我简直不敢相信。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另一件事是,我竟然点了一摸一样的东西。


我想如果这食物对于修·蓝博士这样子的治疗师来说是好的,对我应该也是吧。


“你不担心那些奶酪、肉还是面包吗?” 我问修·蓝博士。


“一点也不。” 他说,“我每天早上都用辣酱热狗当早餐,我喜欢这些东西。”


“真的?”

“危险的不是食物,” 他跟我解释,“而是你对食物的想法。”


虽然我从前也听过类似的说法,但我从来不相信,我依旧坚定地认为具体物质的作用决胜于思想,但也许我错了。


修·蓝博士继续解释:


“我吃任何东西之前,都会在脑子里对食物说:‘我爱你!我爱你!’


如果我把任何东西带入这里,导致我吃你的时候感到不舒服,那不是你的错,也不是我的错。那是某种我愿意为其负责的东西所引起的!


然后我就开始享用餐点,因为它现在已经被清理干净了。”


再一次,修·蓝博士的洞见让我惊奇,也让我猛醒。


原来花太多时间阅读关于健康问题的文章和食品上面的警语,让我变得太过偏执,以至于连个汉堡都不敢享受。


我决定对它进行清理。


于是,当食物送来的时候,我们吃得津津有味。


“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汉堡。” 博士说他被这个汉堡深深打动,还要求请厨师出来,当面向他表示感谢。


那厨师显然不习惯有人赞赏他的油炸汉堡,一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样子,做清理实在太好了。



我带着修·蓝博士参观我家,来到健身房时,我一眼看到自己落在那儿的雪茄,不禁屏住了呼吸。

 

早上健身,晚上抽雪茄,似乎有些讽刺,但这就是我的生活啊。不过我还是担心修·蓝博士可能会对我抽雪茄的事有意见。

 

我向他展示我的各种健身器材,墙上的健美运动员照片,以及我参加健身比赛所获得的证书。

 

我试着不让他注意到长椅上的雪茄,但他还是发现了。


“这是什么?”他问道。“雪茄。”我叹了口气答道。

“你边抽烟边健身?”“没有啦,但是我晚上会抽,”


我向他解释,“那是我的冥想时间,我会坐在长椅上抽根雪茄,感谢我的生命。”

他沉默了一会儿,我等着听他滔滔不绝地列举抽烟对人体有害的各种数据。最后,他说话了。


“我觉得这很美好。”“你真的这么想?” 我问。

“我觉得你应该在你的帕诺兹跑车旁边抽根雪茄。”“你的意思是手拿着雪茄在弗朗辛前面拍张照片吗?”
”也许吧,但我想的是你为它打蜡或擦拭它的时候可以抽一根。” “我还以为你会因为抽烟的事奚落我一番呢。”我终于告诉了他,“有个人读了我博客的文章,看到我提到雪茄,就写信跟我说我是在把毒药放进身体里伤害自己。”
“我猜那个人没听说过美洲的印第安人有传递和平烟斗的习俗,”他说道,
“或者没听说过在很多部落,抽烟既是一种庆祝人生大事的仪式,也是一种连结,分享,成为一家人的方法。”



我再一次发现修·蓝博士认为最重要的事就是去爱所有事物。 

当你爱它,它就发生了变化。

如果你认为抽烟有害,它就是有害的。 
如果你觉得汉堡不好,它就会是不好的。 

在夏威夷的古老传说中,一切都起源于思想,而
最伟大的治疗方式就是爱


我终于开始了解他,也明白到达零极限状态多么重要了。


文章来源|《零极限》